var gaJsHost = (("https:"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) ? "https://ssl." : "http://www."); document.write(("%3Cscript src='" + gaJsHost + "google-analytics.com/ga.js' type='text/javascript'%3E%3C/script%3E")); var pageTracker = _gat._getTracker("UA-1571243-2"); pageTracker._trackPageview();

    2008-07-06

    魔岩三杰,意料之中,有些伤感 - [杂记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seeit-logs/24220458.html


    我自认不那么摇滚,也算不上是一个另类的人。但看到这样的消息,还是不免有些伤感。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  "魔岩三杰"14年后再聚首 窦唯"念经"张楚迟到
      2008年07月06日 13:08 来源:四川新闻网-成都商报
     
          昨天,刚刚结束了黄梅天的上海迎来了一个炽热的晴天:最高温度38℃,入夜则更加闷热。就在这样一个暑热的夜里,并称“魔岩三杰”的中国老牌摇滚歌手 窦唯、何勇、张楚在上海体育馆举行了名为“树生长的声音”的演唱会。14年后再聚首,物是人非,如今的窦唯让人感觉有些陌生,发福的身材,没有经典歌曲的 演绎,完成所谓的“演唱”后,恍惚的他居然报错了同伴的名字……更让人遗憾的是,三人各自登台,观众没有能够看到他们共同合作一曲。
       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          

      窦唯 全场念经,听傻歌迷
      被安排在第一个出场的窦唯穿着一件深灰色T恤外加一条浅灰色裤子,果然从一开始就给歌迷们的欢呼泼了盆冷水:和大家所担心的那样,窦唯神情肃穆、略带苦闷,像念经一样低声含糊地吟唱着,几乎头也不抬,只顾沉浸在自己的超然世界里。
      他在唱,台下的观众都感觉很陌生,歌不熟。用一首2004年8月出的专辑《八段锦》里的曲目开场,随后又用低沉中饱含力量的嗓音呢喃,惟一一首熟悉的 《高级动物》也被改得面目全非。记者勉强分辨出他的几句唱词,诸如:“我的方寸乱了,我失魂落魄……忘记了苦闷,也忘记了责任;你们离开,是不是我太不可 爱;结束,何不如就是当作我,毁了这一段枷锁。”观众们愣愣地听着,却也不忘在一首歌结束时条件反射般欢呼,但当他说“谢谢,再见”的时候,记者身后的一 位歌迷才难以置信地喊道:“啊?就这么完了,《好个艳阳天》呢?”
      还未找回昔日窦唯的影子,他的演出部分已宣告结束。全程基本没有一句“废话”,直到窦唯的表演临近结束,他才挤出一句话:“谢谢上海,谢谢主办方,谢 谢大家。”原本以为可以“安全”退场,没想到还没离开,窦唯又犯下错误:“下面我们有请何勇。”而此后现场的VCR播放的明明是姜昕和她的超级猴子乐队。 据记者侧面了解,窦唯依然独来独往,前晚的彩排也没参加,而报错出场顺序,显然是和其他几位成员没有很好沟通。
      何勇 温顺变乖,力度不再
      当何勇出场时,演唱会终于迎来了第一个高潮:全场观众们站了起来,高喊着何勇的名字。在《姑娘漂亮》的铿锵节奏中,何勇穿着一件圆领海魂衫上场了———和1994年的那身相比,不算严格的海魂衫———红色条纹的,只是在胸前有片很大的蓝色三角形条纹。
      据说在“魔岩三杰”中,何勇是最为留恋往日时光的,而昨晚的他也最大限度地配合了歌迷们的怀旧情绪,唱的几乎全是老歌,只是和14年前相比,少了很多 激情。尤其是《姑娘漂亮》和《垃圾场》,如果说当年的何勇是在用生命嘶吼,昨晚的何勇只是提高声音喊了喊。但那歌唱里包含了比当年更加深厚的情感,就像他 后来情不自禁地说道:“这些年发生了很多事,真的很不容易……”
      带着这份理解去听《钟鼓楼》,感觉格外温暖,那三弦也仿佛在拨动你的心弦。最后,何勇在歌迷们的反复呼喊中返场唱了《非洲梦》。当海魂衫隐没在黑暗中,歌迷们转而期待着张楚的最后出场。
      张楚 临场失踪,急坏歌迷
      可是,在看了足足8分钟的短片之后,舞台上依然是一片寂寥的蓝光。歌迷们开始骚动不安,忽然何勇的声音响起:“对不起,演出出了点儿问题,现在张楚正 在赶来的路上。”全场哗然!不少人纷纷起身去洗手间,余下的则在座位上烦躁地等待。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焦急的歌迷们干脆整齐地跺起脚来,上海大舞台的木 地板发出隆隆的响声,气势惊人。
      就在保安人员开始紧张的时候,几乎是一瞬间,乐手和张楚出现在台上。他穿着白衬衫,吉他都没有背就走到了麦克风前,没有解释便直接开唱。这时记者终于 在人群中找到了他的经纪人老妖,见到记者,老妖苦笑着主动解释:“他跟几个朋友在附近呆着,结果手机又不通,我怎么都联系不上他,幸好他后来自己过来了, 不然……真急坏我了。”看来,张楚还是那个总有些茫然、爱迷路的孩子。还好,只要听到张楚的歌声,听到那欢快的《蚂蚁蚂蚁》,那落寞的《孤独的人是可耻 的》,那伤感的《姐姐》,歌迷们便什么都忘记了。最后,当张楚返场唱了《蚂蚁蚂蚁》和《姐姐》之后,虽然歌迷们意犹未尽,但这就是演唱会的全部了。
      14年后,窦唯、何勇和张楚在时间的另一头重逢,也许现在不应该再叫他们“魔岩三杰”了,因为他们现在的签约公司叫“树音乐”———他们已经不再年 轻,不能再让岩石滚动;他们要在树阴下休整疲惫的身心,振作精神, 和树木一起继续生长,哪怕是慢慢变老,也要扎下根去,好好生活。
    分享到:
    引用地址:

    评论

  • 窦唯依然有激情,只是将外在的所谓的激情演化成了更深邃的音乐。其他俩人不提也罢。
  • 以前喜欢他们的人都长大有钱了---可以支持他们了,而他们却没有了激情,或许他们不属于这个类型,也许是我们不喜欢这种风格。
  • 窦唯永远都是那么的牛逼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