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ar gaJsHost = (("https:"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) ? "https://ssl." : "http://www."); document.write(("%3Cscript src='" + gaJsHost + "google-analytics.com/ga.js' type='text/javascript'%3E%3C/script%3E")); var pageTracker = _gat._getTracker("UA-1571243-2"); pageTracker._trackPageview();

    2008-11-05

    像训练飞行员一样训练CEO - [杂记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seeit-logs/31018904.html

          搬家翻出一些旧报纸,有些是当初觉得文章不错保存下来的。怕搬家报纸被扔,从网上找来相应的文章贴在blog里备份一下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    我曾经是一个空军的战斗机飞行员和一些公司的CEO,在这两个令人兴奋的工作中我发现了许多关于如何成功的共同特点,空军飞行学校要求你必须有能力从残酷的竞争中存活下来,奖品是一对银翼奖章(证明你具有驾驶美国空军任何一架飞机的资格)。

        通向CEO的道路同样需要特殊的准备和训练,而且同样是高度竞争的。行动和成果不断地被评价。除了财务上的敏感和行业知识外,那些被认为优秀CEO所必备的过人之处和战斗机飞行员所具备的本领是很相似的:团队精神、竞争力、勇气、正直和克服逆境的能力。我以为有一种能力是与生俱来且所有CEO都拥有的,但这项能力是否被打磨出来,就是那些成功者或是陨落者之间的差别了。

        一项研究定义了一系列战斗机飞行员在飞行过程中完成的瞬间动作,这一过程被命名为“包以德循环”(OODA循环),OODA是observe(观察)、 orient(调整)、decide(决策)和act(行动)的缩写。对一个参加空对空战役的飞行员来说,它意味着“杀人还是被杀”。

        OODA循环理论的基本观点是:武装冲突可以看做是敌对双方互相较量谁能更快更好地完成“观察—调整—决策—行动”的循环程序。双方都从观察开始,观察自 己、观察环境和敌人。基于观察,获取相关的外部信息,根据感知到的外部威胁,及时调整系统,做出应对决策,并采取相应行动。

        “调整”步骤在整个OODA循环中最为关键,因为如果敌人对外界威胁判断有误,或者对于周围的环境理解错误,那么必将导致方向调整错误,最终做出错误决策。包以德认为,敌、我的这一决策循环过程的速度显然有快慢之分。己方的目标应该是,率先完成一个OODA循环,然后迅速采取行动,干扰、延长、打断敌人的OODA循环。其中,有一种战术是,进入并操控敌人的OODA循环系统,使敌人对于外界变化无力做出任何反应。

        经过一些年的训练和经验,战斗机飞行员可以观察大量的信息,通过调整飞机位置调整自己的处境以战胜敌人。而决策是其得以生存的关键,分析时的短暂停顿都可 能是致命的。当然敌人的飞行员也在做同样的事情,但是胜利属于做出最好观察和调整,并做出及时而正确的决策和行动的一方。

        成功的CEO会面对相同的情势,在商业中取胜。如同空战时,取决于谁更快完成包以德循环。

        就拿我公司VIASYSHealthcare近来遇到的情形来说,自从公司五年前合并以来,并购成为我们公司的主要增长点,事实上,我们完成了14个并购。这些并购对我们的利润增长都很必要,但其中有一次交易因为其的重要性而突显出来,而包以德循环在达成交易上发挥了作用。

        Pulmonetic是一种便携式人工呼吸机的制造商,它的技术被认为对我们的增长尤为重要,但是Pulmonetic同样被其他大型医疗器械公司所追逐。我们驾驭OODA循环的能力最终决定了我们之间的不同(注:2005年5月VIASYS收购了Pulmonetic)。看看我们是如何运用包以德循环的:

        观察。首先,我们实施了一个快速而周密的审慎性调查和Pulmonetic对VIASYS的协同效应,分析显示Pulmonetic是最理想,也是最适合我们的。

        调整。接着,我召开了一个特殊的全员董事会议。要求董事会成员因为未来的并购立即聚集在一起可能显得过于严厉,但是我和我的执行团队知道时间非常重要。

        决策。我提供了一个可能看起来也有些极端的行动方案:定一个先发制人的高于预期价格的报价。当然这个策略有它的风险性,但同样也包含着潜在的回报。

        行动。我们先于竞争对手提交了报价书并赢得了此次交易。

        两年后,这次并购被证明是VIASYS曾做过的最重大的决策之一。我相信若不是我们董事会和执行团队对OODA循环原理的坚持,我们将会输掉这场战役。

        对战斗机飞行员来说,掌握OODA循环的一方才能存活。虽然商务人士不会遇到如此极端的结果,但是今天的CEO们被股东、激进人士、华尔街分析家和有越来越多要求的董事们紧密地审查着,他们是不是也需要依靠OODA循环呢?

        注:RandyThurman是VIASYSHealthcare(价值90亿美元的医疗器械行业的市场领导者)的CEO,他曾经作为美国空军上尉参加了越南和柬埔寨的144次战斗任务,并荣获两枚DFC勋章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Isn't that crazy 2008-11-05
    引用地址: